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北京釣魚網 京釣網 北京釣魚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領海漁具-海釣路亞弓箭售海魚永定河疊石島垂釣\餐住\采摘京南大物池-人魚對決刺激戰場百里峽拒馬河野釣俱樂部愛斯基摩得偉尼龍電動冰鉆
碧水漁天漁場開竿塘 順義李橋小譚活魚放釣配送-順義白洋淀蓮魚島游釣度假村七條垂釣園--順義高麗營韓國濟州島,2小時海釣天堂
大V練竿/高釣園-通州金色時光垂釣園--通州
MORA 瑞典進口手搖冰鉆✚ 美雅口腔-專業齒科✚ 易和漁具--釣箱配件仕掛
京順徽活魚配送--順義小錢活魚配送--順義雙漁活魚放釣配送-順義鴻運活魚放釣配送--順義小郭放魚大物配送--順義
查看: 2146|回復: 28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不聞日記之十一八天樂下篇:百里峽大鞋底子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9-10-8 10:19:17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聞 于 2019-10-17 09:33 編輯

裊裊涼風動,凄凄寒露零。
蘭衰花始白,荷破葉猶青。
獨立棲沙鶴,雙飛照水螢。
若為寥落境,仍值酒初醒。
——白居易《池上》
書接上回,阿不開車準備返京,老底兒嚷嚷著去走螞蟻山莊下游的吊橋…
阿不剛才釣魚回來就看有一排車停在辣里,占了多半條車道,有點礙事…
這時一看還有幾輛,阿不停在前面,打開雙閃,放二位祖宗下車,接著往前開到了山莊附近停車帶…
一根黃鶴樓燃盡,后視鏡里看見愉快走來的她倆,生活就象時間碎片串成的珍珠,許久之后,回味無窮…
駛上111國道,阿不判斷的沒錯,出京側車流量大,返京較比的稀疏,結果有的車就撒開花的跑…
阿不不著急,還是把控制在70左右,果不其然,不知是哪座橋上,一輛黑色轎車開翻了,屁股倒扣在防撞墩上,附近站了幾個年輕人,貌似沒有人受傷…
大過節的,開辣么快弄啥嘞?來的時候,阿不就被各種車嗖嗖的超啊,難道你們都是秋名山車神不成?
插播釣況,六號下午到了小豐口,三點多到五點多只上了一個麥穗,趕腳這么著不成啊,于是電話百里峽老劉哥,去了之后老劉很熱情,招呼阿不和一個老年釣友一起去做窩子…
七號一早從六點到中午一點,釣獲五條鯽魚,其中一條六兩高高的大板鯽,小爽了一回…
因為水清,中午就沒啥口了,阿不不死心又去小豐口釣了會兒,聽老板說砂石廠蘆葦蕩處不錯,結果釣到四點,唉,又白了,小豐口似乎成了阿不的傷心地…


讀書是心靈世界的旅行,也是一種交通。就像人趁腳力尚健四處走動,不至于困于家門口一樣,
人也該趁有心力時多去看看偉大心靈的景觀。
——陳冠學
懷柔縣城里車流多了些,出京側排上了長隊,雁棲湖停車場爆滿,造成了局部擁堵…
好容易上了京承,終于踏實了,進京車不算多,開的還算痛快,到南四環新薈城地庫才十二點多…
吃了頓中餐,然后帶老底兒去婦幼保健院看病,長假里的醫院沒有了往日的擁擠嘈雜,不過兒科就一個大夫,看病的人也排起了不短的長隊…
等待的功夫,阿不找廁所弄濕抹布,擦了擦車,野釣經常走爛路,小威總是灰頭土臉,像個鄉下柴火妞,也真是委屈她了…
通用的變速器據無忌群里說較比的嬌貴,兩萬多公里后,阿不比較敏感,行車中偶爾會趕腳變速器的一絲異動,心說這9at就是個噱頭,還不如老威馳的四速好用呢…
不過動力還算不錯,這次野三坡釣魚回來走108國道,前面兩輛拉砂石的大貨時速15嘎油,阿不剛掰到對向車道準備超車,就見幾十米外來了對頭車,艾瑪,咋整捏?
一腳地板油,小威沒有一絲猶豫,嗷嗷的沖了過去,扭了個漂亮的弧線,走位風騷,完成了超車,要是金夏利or老威馳,估計阿不就會踩死剎車,并回大貨后面去了…
到家把帶回來的魚放進水桶,居然都活著,天涼了就這點兒好…
四號凌晨,預報的大雨如約而至,天亮了還稀稀拉拉的下著,氣溫也隨之驟降,老婆念叨多虧回來了,要不準得凍夠嗆…
五號早晨,阿不去踢了球,二老沒來,時隔五周后的第一次,腳感已經有點陌生,阿不跑得微微出汗,見好就收吧…
六號早晨張老來了,阿不勉為其難的接著來球,輕微上漲的體重,多少讓行動變得遲緩,呵呵,不練就是不靈啊…
上午去了草橋老董店,說買兩盒蚯蚓,結果沒貨,阿不騎著電驢又去了趟上州屋…
電驢許久不用,電量顯示只剩一兩個燈,有些不足,阿不生怕給撂半道…
上州屋有幾款特價竿,才五、六折,看著真眼饞,可阿不怕回家被老婆打骨折,就沒敢買…
買了兩袋蚯蚓,一袋野戰藍鯽,一包紅蟲顆粒,阿不心有不甘,略帶失落的回了家…
吃完午飯,阿不收拾東東出發了,趕腳六號回京的人比七號多,再來個逆流而動吧…


生命哪,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是你記住了多少日子,要使你過的每一天,都值得回憶。——許淵沖
百里峽出口還如往常一樣,不怎么熱鬧,也不知辣些攬客的大姑娘小媳婦去了辣里,104鄉道路邊農家樂的大媽怯生生的站在自家門口招攬生意,有人管就是不一樣…
四號下的大雨在108國道上留下幾堆落石,阿不小心繞過,看著蓬頭村口去往百里峽的指路牌,猶豫了一下,還是直走,去了小豐口,今年的幾次出釣,讓阿不對這兒太熟悉了…
測速探頭前,阿不踩了腳剎車,想起五號晚上三哥電話說老大從廣東回來,準備七號中午聚會,阿不借故給推了,釣癮發作,酒癮就靠邊子站了,以后有的是機會…
云彬農家樂接了點熱水,問了老板說有房,三、四號據說客滿,阿不說七八點回來吃飯、住宿,先去釣會兒魚…
砂石廠有個老釣友玩大炮,只給葦根前,旁邊停了兩三輛車,貌似比上次來時多了些…
阿不繼續往前開,土路上的爛泥塘多了幾個,通往釣位的一條岔路擺放的攔路石被清空…
阿不還是走了老路線,繞了個小彎,不過在一處爛泥塘,小威前保險杠還是蹭了地皮…
老釣位停了輛狗騎兔子,阿不下來看了一眼,艾瑪,一個本地人坐著橡皮圈在下粘網…
阿不心里這個憤恨啊,終于找到破壞窩子的正主兒了,可又能把他怎么樣捏?
雖說粘網只能捉些白條子之類的中上層魚,可這么一攪和,密密的水草層被破壞,老釣位基本算是廢了…
下坡處有輛京牌紅色奇瑞兩箱車,兩個釣友在做釣,真佩服他們的耐心,有人攪和窩子,還能坐的住…
阿不開到下坡路東邊盡頭,這處是寶馬夫妻的釣位,據說用七米二竿子,齊桿線拋滿打亮水面,會有不錯的收獲…
阿不還是照常找了兩處水草邊打了窩子,魚諺說得好,釣魚不找草,等于瞎白跑…
七米二竿子掛七星漂、麥粒釣遠,四米短節竿掛夜光漂、蚯蚓釣近,可許久都紋絲不動…
過了一會兒,下網辣個網民,在窩子前三、四米劃水經過,四十來歲,長冬瓜臉,曬的黝黑,穿著迷彩上衣、水衩,問阿不有口兒沒,說這個釣位剛走一撥兒釣友,沒魚…
嘿嘿,阿不氣不打一出來,這廝是又炸窩子,還澆滅了上魚的希望之火,簡直太可恨了…
阿不看他下了一溜粘網,好幾片首尾相連,大概有一公里長,半個多小時后,才見他頭頂著橡皮圈回來…
阿不又往西挪了個釣位,還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只是上了條麥穗…
瞅這架勢,七號也釣不好啊,阿不心里開始了激烈斗爭,留在小豐口,還是換個地方?百里峽老劉,聞名遐邇,加過他的微信,說去也一直沒去過,要不試試?
終于,東風壓倒了西風,當斷則斷,不斷則亂,五點多給老劉打個電話,老劉說去了給開窩子,嘿嘿,聽得阿不一樂…
剛掛了電話,云彬老板給阿不發了個魚獲視頻,阿不著急換地方,后來晚上才想起這茬兒,電話老板直說抱歉…


當你身處卑微,才有機緣看到世態真相!
—— 楊絳
阿不難抑激動,很快收了竿,導航藍天假日賓館,經過阿爾卡迪亞,貌似人氣不足,曾經大門口鄉道路側都停了一長串車…
104鄉道跨越了幾次拒馬河,橋修的挺漂亮,路邊隨處可見農家樂,長假末尾,幾乎沒啥客人…
百里峽附近熱鬧起來,三三兩兩的游客,一個大妞推著個模型飛機從對面走來…
景區十字路口左轉,過了橋,有幾個大媽小媳婦招攬生意,阿不沒有理會,繼續向前開…
這里農家樂扎堆,路越來越窄,有的地方錯車都費勁,阿不皺了皺眉,還好幾百米后到地方了…
看到老劉的觀光車,停在西邊門診部門口,打開雙閃,跟男主人說一會兒就走…
進了藍天,大廳空無一人,左邊房子大姐正在陪孫女玩,說了來意,出來倒車的功夫,老劉也出來了,幫著指揮停車,看著夠瘦的,淺色羽絨服都穿上了,知冷知熱啊…
一起進了大廳,老劉拿起鋼耙子和窩子竿,叫上一位老年釣友,一起去做窩子…
開上車,往拒馬河上游駛去,路上阿不說下午在小豐口白了,老劉說不聞老去小豐口,呵呵,這才對上暗號…
天已經黑了,老劉指揮,左轉下了土路,停在一處高坡頂,辣個老爺子開輛紅色瑞納,跟在后面…
老劉架起大耙子開掏草窩子,阿不的頭燈有點暗,老爺子拿來一個估計是頂點夜釣燈,跟個大炮筒子似的,賊亮…
老劉的鋼耙子較比的輕,窩子竿有浮力,下到底有點費勁,掏了倆窩子后,老爺子拿起兩塊石頭做標記,占了西邊的窩子…
阿不拿出龍哥牌酒米,兩處都打了兩半勺,老爺子還問合適嗎?呵呵,阿不心說,不在乎這一勺半勺的…
阿不抽空往東邊溜達一圈,看了一處疑似釣位,能下到水邊,暗暗記住了位置,趕腳這里比高坡上釣姿舒服些…


人不該太清醒,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不必反復咀嚼。一生不長,重要的事兒也沒那么多。天亮了,又賺了。
——馮唐
回去路上老爺子的瑞納開的挺快,一會兒就不見了車尾燈的蹤影…
把老劉放到酒店,阿不看見瑞納在前面在找車位,趕腳七號早起,怕車被堵住,于是調頭開出來,把車停在大橋南頭…
剛停好車,一個大媽拎著個布兜子走過來,阿不以為是收停車費的,結果大媽問要孔明燈不?呵呵,阿不說是釣魚來的,大媽說釣魚的都放燈…
后半句話沒聽清,趕腳是買了她的燈,保準暴連,嘿嘿,阿不才不信這個邪,沒有買…
走過大橋,夜色中,河邊的一溜農家樂亮著彩燈,映襯著平靜的拒馬河水,波瀾不驚,有點江南水鄉的趕腳…
阿不心想,找了百里峽河神老劉,估計也許可能差不多,明天會有個好收獲…
不過野釣嘛,暴連or白板的機遇并存,阿不某天看了期鉤尖江湖,小崔在東北一個水庫就白了,嘿嘿,大師都不敢打包票,一準能暴連…
國慶氣氛濃厚,大橋兩側放孔明燈、竄天猴、禮花鞭炮的,此起彼伏,后來阿不看網文,據說假期高速車流量比往年低了不少,呵呵,說老百姓掙錢少了or收入預期降低,都敢不出來愉快的玩耍了,似乎有辣么一絲道理…
節后上班,問了幾個同事,幾乎都沒出京旅行,最多就在京郊逛了逛,老N聽阿不去了百里峽,說也算出了北京了,哈哈…
小X29號出發去了貴州,說人不多,無論神馬時候,錯峰出行一般都挺爽…
回到藍天假日賓館,老劉給領進302房間,餐廳在四樓,有一家三口正在吃飯…
阿不點了盤炸花生米,尖椒肉絲,一張家常餅,一瓶雪花,開喝,喝完把自己帶的二鍋頭也打開了…
老劉忙完,也過來聊天,特意從冰柜里拿出一個釣友的16斤魚獲,大板鯽甚是好看,阿不拍了張照片…
等那一家人吃完走人,老劉也跟阿不喝上了,呵呵,聊了許多魚事,窩子的選位、鉤形選擇、京釣大咖們的風采,說姚版挺能喝…
老劉說經常跟百里峽管委會的人通氣,所以這段水域管理較比的嚴格,電魚人很少見…
每年來野三坡的釣友估計有幾萬人,為了釣友們能釣爽,老劉幫著做窩、打窩,付出了很多,替釣友們守護著這一片凈水,真是不容易…


人還是要自強:不容易生病的身體、夠用的收入、養心的愛好、強大到混蛋的小宇宙。
——馮唐《春風十里不如你》
半斤二鍋頭喝完,老劉又拿來半瓶,和阿不一起撅了,估摸著每人喝了得有四兩,阿不有點犯暈,早早回房間歇著…
話說這房間里裝修啥的,比云彬農家樂要強些,電視貌似也大些…
阿不胡亂脫了衣服,跟老婆視頻聊了幾句,倒頭就睡,卻翻來覆去睡不著,不知是因為琢磨下午小豐口的慘敗,還是對明早釣況的期待…
后面的火車站偶有火車經過,阿不想起大學時代,跟同學從老南站坐綠皮車來野三坡游玩,下了高坡,淌過河,唱過歌,喝酒吃肉,好像還打了汽木倉…
辣時候的阿不無憂無慮,吃喝不愁,辣里像現在呦,釣不著魚都弄得失眠…
人到中年,患得患失,行到山窮水盡,坐看云起,四下張望,卻沒個能說知心話的朋友…
無忌論壇有個帖子,逃離目前的生活,呵呵,阿不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啥名目,歲數大了,連堵車都是煎熬…
張老爺子說了就是缺練,每天踢累了,晚上到點就睡,一覺到天亮…
張老爺子說十月中旬和幾個伙伴開車去川西游玩,聽得阿不有點神往,可不退休哪有辣么多閑暇時間啊,現在連釣個魚都得周末才行…
四點多,反正也睡不著,阿不索性洗了個澡,老劉這兒的熱水挺沖,洗著挺舒服…
阿不啃了個面包,五點半拿起東東出發,頭燈下的街道很黑,下了站前臺階,一個瘋瘋癲癲的流浪漢坐在那兒唱著神馬歌,看著挺快樂…
天涼了,小威身上結了一層露水,阿不打開雨刷刮了幾下,開上車,順著昨天的路線駛去…
天微微發亮,阿不就開到了地方,停好車,拿起東東,走下昨天看好的位置,開釣…


知交零落實是人生常態,能夠偶爾話起,而心中仍然溫柔,就是好朋友。
—— 三毛
釣位附近不少雜草,砌石河堤被淹了十多公分,前面有片浮草,面積不大,阿不貼著草邊打了窩子…
七米二竿子掛七星漂就位,阿不又支了四米短節竿,掛夜光漂釣右側的亮水面…
蚯蚓還是招小魚,阿不還是換回秘制麥粒,長竿子先有了釣訊,七星漂被牽入水中,一條鯽瓜子被神武拎上了岸,連著上了一條后,卻停口了…
身后來了一輛銀色老捷達,一個釣友站坡頂看了一會兒,開走了,阿不心想莫不是占了他的釣位?
昨天釣獲頗豐的釣友,從西邊劃著充氣船到河中做釣,辣位老爺子卻還沒來…
七點多了,老劉來了,讓阿不跟他上船釣,說看見老爺子老兩口在吃早飯…
阿不趕腳船釣晃晃悠悠的不踏實,有點暈,況且岸釣已經上魚了,打的窩子估計快發窩了,就沒上去,老劉說先打幾個窩子,劃著一艘泡沫材質的船下了河…
又過了一會兒,辣位老爺子開車帶著老婆來了,他家的紅色瑞納還裝了個車頂箱,看著挺洋,看阿不在岸邊做釣,有些羨慕,說昨晚做的窩點在坡頂夠著釣很不舒服,呵呵…
水面起了波瀾,一釣友劃著白色游船進了中間的蘆葦叢,水波久久未散,阿不心說路子夠硬的,這要一會兒來幾艘玩耍的,也夠鬧騰的,不過還好,到中午也就這一艘…


一件事無論太晚或者太早,都不會阻攔你成為你想成為的那個人,這個過程沒有時間的期限,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開始。
——《返老還童》
陽光照在西邊的山上,抹上一層金輝,鐵路橋墩很高,連著一個隧洞,估計山那邊就是小豐口,幾個養路工正在忙著檢修,叮叮咚咚的,讓阿不想起老舅當年在豐沙線上風餐露宿,辛苦了大半輩子…
釣位處雪薇有點走水,阿不有點走神,四米短節竿的夜光漂突然來了個黑漂,嘿嘿,一抖腕子,一條金黃色的大魚在水下掙扎了一個回合,無奈的繳械投降…
釣魚的樂趣貌似就在上魚的一瞬間,跟打麻將差不多,浮漂微動就像是聽牌,上條大魚就跟莊糊了一把三素豪似的,呵呵…
阿不拎上岸一瞅,這條魚較比的大,估計得有半斤多,回家一約,六兩高高的…
老劉正好在附近打窩子,讓阿不上船,看見這條魚也就不說啥了…
天色已經大亮,停口了,阿不起身一看,艾瑪,水也太清了,一米多深的河底,水草、亂石,都看得清清楚楚…
水至清則無魚,估計魚也就在早晚光線不好的時候溜邊,陽光普照的話,容易受驚,都跑河中間深水區發呆去了…
阿不端著七米二竿子,去昨晚老劉做的窩點試了幾竿,也沒啥大戲,看辣個老爺子不知從辣里下到岸邊,支著傘做釣,許久后才聽見他有所收獲…
阿不走回老釣位,呆了半天,才糗了兩條魚,可真不容易啊,閑著也是閑著,又去南邊鐵路橋下遛了一圈,看見那有倆釣友,這里的浮草多些,水色貌似也有點混濁,土路中間堆了一堆土,阻斷了兩側通行,一個開奔馳GLK的釣友說還沒上魚,唉,看來魚真是不好釣啊…


鏡子很臟的時候,我們并不會誤以為是自己的臉臟;那為什么別人隨口說出糟糕的話時,我們要覺得糟糕的是我們自己?
——蔡康永 ​​​
老劉家里有事先回了,阿不糗到十二點多,實在熬不住了,心說再去小豐口試試吧,于是收竿走人…
辣位老爺子不知何時開車回去買午餐,阿不和大媽打了聲招呼,向西駛去,陽光明媚,幾個阿爾卡迪亞的服務員下班往出走…
阿不開到云彬農家樂,買了兩瓶水和一個大可樂,趕腳不餓就沒吃飯,跟老板打聽了大概出魚位置,就去釣魚了…
砂石廠蘆葦蕩處幾個釣友在玩大炮,南側河面有幾個人在玩船釣,各得其樂…
阿不找了個空位,問旁邊一個老年釣友口好不?結果他卻說玩船的都釣的不好,嘿嘿,難不成又白來一趟?
這個釣位近處水流較急,阿不只能用七米二神武竿子往遠處葦根前拋投,離著遠,自制的七星漂有點看不清,阿不又換了付迪卡儂七星漂線組,漂豆是橘紅色,個頭比較大…
打完窩子,背后太陽一曬,還挺暖和,阿不坐在釣椅上昏昏欲睡,聽見動靜,扭頭一看老釣友上了一條白條之類的小魚…
老釣友還占了一處釣位,舉著大炮竿兩個窩點來回施釣,貌似也沒架竿,就辣么舉著,阿不是相當佩服,簡直是鐵臂阿童木啊…
兩點多,老釣友堅持不住了,準備走人,過來看見阿不的魚護,問在辣里釣的,阿不說了大概位置…
他一走,阿不挪到了他的釣位,這里河面窄些,便于七米二竿子釣蘆葦根…


冬是孤獨, 夏是離別, 春是兩者之間的橋梁, 唯獨秋,滲透所有的季節。
——阿多尼斯《我的孤獨是一座花園》
阿不聽見蘆葦叢后面有響動,開始以為是水鳥,后來傳來一個釣友接電話的聲音,嘿嘿,又是玩船釣的…
阿不不禁想起在三家店水閘玩充氣船的經歷,永定河的波光粼粼,跟釣友學的,用兩個魚護,一個里面放塊大石頭當錨,一個裝魚,圓漏斗打窩罐倒進金黃的酒米,三米六竿子一支,慵懶的躺在船上,中午啃塊面包瞎湊合,一天很快就耗過去…
阿不想著有空也試試船釣,要不迪卡儂充氣船白買了,話說這個釣季已近尾聲,最多一個月,就該刀槍入庫,馬放南山…
阿不把竿子擱在水里,用右腳擋著以免被水流沖歪,這套七星漂線組靈敏度賊差,一鉤麥粒,一鉤蚯蚓,都沒啥反應,天一涼,下次出釣也許就該用紅蟲了…
轉眼就到了三點,一口不動,阿不心說別跟這兒耗著了,開始收竿,南邊水面玩船釣的倆釣友也招呼著收竿…
阿不回到農家樂拿了瓶冰礦泉水,放在魚箱里降溫,其實后來一想,天涼了也用不著這么麻煩了…
回京的路很漫長,京昆韓村河檢查站雖然撤了,可杜家坎堵的跟茄子似的,到家都快七點了…
至此這篇百里峽大鞋底子到了尾聲,十二號上班,十三號下雨降溫,十多天沒去釣魚,手癢的厲害…












老劉家的筏釣釣友16斤釣獲,最大個體一斤半

















評分

參與人數 1釣目 +10 收起 理由
孤魂野鬼 + 10 這鞋底子夠漂亮!

查看全部評分

來自安卓客戶端來自安卓客戶端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2 反對!反對!
2#
發表于 2019-10-8 10:23:32 |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19-10-8 11:32:22 | 只看該作者
4#
發表于 2019-10-8 12:42:17 | 只看該作者
5#
發表于 2019-10-8 15:04:53 | 只看該作者
6#
發表于 2019-10-8 15:16:27 | 只看該作者
7#
 樓主| 發表于 2019-10-8 15:40:55 | 只看該作者
8#
 樓主| 發表于 2019-10-8 15:41:19 | 只看該作者
9#
 樓主| 發表于 2019-10-8 15:41:54 | 只看該作者
10#
 樓主| 發表于 2019-10-8 15:42:23 | 只看該作者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微信公眾號,進入各版面

QQ|廣告聯系|手機APP|手機微信版|手機觸屏版|電腦版|發帖技巧|小黑屋|北京釣魚網 京釣網 北京釣魚論壇 ( 京ICP備:05034216號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1080895號 電話: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bjdiaoyu-com 郵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區萬柳中路28號海聯在線B1層 )

GMT+8, 2019-10-23 22:1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一分赛车计划软件